威尼斯app官方_网址-welcome

贺龙在鹤峰之湘鄂边苏区的形成

发布日期:2019年03月06日    作者:佚名   编辑:纪委宣传部   阅读:

鹤峰是贺龙的第二故乡,是以贺龙为首的湘鄂边苏区的中心地、大本营。鹤峰留下了贺龙许许多多传奇故事,成为一种永不消失的红色基因,在一代又一代鹤峰人民的血脉中流淌、传承。

 

徐培芝 向端生

青黛色的山,蓝蓝的天,渐入初冬的季节,树叶在西北风中飘曳。

1929年10月24日,贺龙率领红四军主力,挥师北上,路径邬阳关。

“嗵!嗵嗵!”三声炮响,驻守邬阳关的陈连振、团长陈宗普率领近百人的队伍,在石龙寨隘口迎接贺龙和红四军主力。

短暂的停留,陈连振向贺龙报告了一个时期以来的工作。陈连振说:“9月上旬,覃国达侵占鹤峰县城,五峰团防孙俊峰四百多人多次袭扰大岩包、王家山等邬阳境地,妄图趁红四军主力游击大庸、慈利之时,偷袭邬阳关,我部50多人在团长陈宗普的率领下,奋勇迎战,击败了孙俊峰,打死打伤孙俊峰团防30多人,还缴获了一门土炮。”陈连振还报告说:“长阳红六军军长李勋带领突围出来的十多个人,来到邬阳关,组建了红六军三十八团,陈宗普任团长。成立了巴东、建始、鹤峰边防司令部,曾贤文为游击司令。”

贺龙望着饱经风霜的陈连振,紧握着他的手说:“老哥,我贺龙对不起你,没有保护好你的儿子陈宗瑜,给你赔罪了,宗瑜的牺牲使你失去了亲儿子,使我贺龙失去了一员令敌闻风丧胆的战将!老哥喔,革命胜利了,我贺龙要为他立碑。我要告诉后人,陈连振养了一个好儿子,邬阳关的陈氏家族代代出英雄!”

“军长,不要说了,宗瑜的死,值得。伐木工、烧炭人,是中国共产党人,是你贺龙军长将我们引上革命的道路。你曾经说过,革命是要死人的,不付出代价,革命不会成功,请相信我,宗瑜牺牲了,我陈连振会接过儿子手中的枪,冲锋不止,战斗不息!”陈连振强压心中的悲痛,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誓言,震撼邬阳关的山岭谷涧。

贺龙挥手指点着大蟆岩、凤凰寨,无限激奋地说:“老哥啊,以鹤峰为中心湘鄂边苏区的建立,鹤峰人挑了大梁,不到六万人的小县,几万人跟我贺龙干,一呼百应,我贺龙啥本事,桑植洪家关举事,哪一点离开了鹤峰的老百姓!要不是鹤峰的老百姓,我贺龙能有今天!老哥啊,你忍住儿子牺牲的悲痛,在敌人大兵压境,你沉着迎战,50多人与400多人敌人交战,一个人与七八个敌人战斗,足见你的勇气和胆量和战士们不怕死的精神。邬阳关这个地方,自有史以来就是战略要地,兵家必争之地,四县要塞,只要有你陈连振和你的队伍在这个地方,敌人是无不所畏惧的。但是,我们万不能轻敌。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,尤其是红四军主力转战湘鄂边各地,为的是尽早实现湘鄂边苏区的形成。敌人会趁红四军主力不在鹤峰,团防股匪、国民党的军队进犯的兵力众多,你们要做好充分准备,迎战更为强大的敌人。”贺龙赞扬了陈连振的精神,又为邬阳关的苏区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。

“军长放心。我们一定配合好主力部队的行动,把邬阳关这个家守好,配合县委特派员工作,把区乡苏维埃政权建设稳固牢靠,扩大组建游击队、赤卫队,打击敌人,壮大自己。”陈连振说。

“你说过,你是海,我是龙,我们一定要把国民党反动政府搅得不得安生,还百姓一片青天!”贺龙再三叮嘱说:“革命是艰苦的,要把队伍稳定好,发展好。这次,湘鄂西前委决定向敌人兵力较弱的长阳、五峰发展,是红四军的一个新的战略转变,苏区连片了,我们施展拳脚的地方就大了,你告诉战士们,湘鄂边苏区的形成为时不远了,到了那一天,革命的旗帜将会高高地飘扬在湘鄂边上空!”

“军长,放心好了,我陈连振在邬阳关等候军长的胜利消息。军长,不是我吝啬,我送军长两样东西。”陈连振说完,把手一招,陈宗普牵着一匹赤色大马走了过来。

“军长,北上征途遥远,我代表邬阳关伐木工、烧炭人,驻守队伍送军长一匹战马,军长骑着这匹战马驰骋湘鄂边,唤醒工农,跟着共产党革命到底!军长,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邬阳关神兵参加工农革命军已是九个多月,276天,战士们听说军长率红四军挥师北上,连夜炒了276斤包谷子,磨成炒面,以解战士们长途征战腹中之饥。”陈连振把马的缰绳放在贺龙的手上,指着一袋袋炒面说。

贺龙的眼湿润了。他深知陈连振、邬阳关老百姓血浓于水的情分,更感知到,湘鄂边,鹤峰老百姓是何等的支持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工农革命。

“军长,我陈连振再送给你两样东西。”

“你还送我什么东西?”贺龙诧异问道。

陈连振指着贺龙的脚和他手中的烟斗,说:“红军的军长穿着一双半边草鞋,烟斗打着饿肚,要是国民党的人看见了,会笑掉大牙的。我没得皮鞋送,也没得雪茄送,只能送你草鞋5双,叶子烟一斤。”

“老哥啊,叫我贺龙如何感谢呢,我送你四句话,‘马驰疆场为工农,炒面饱肚杀敌勇,草鞋踏遍湘鄂边,得烟便喜是贺龙!’老哥啊,贺龙读书不多,这几句不成文的打油诗就是我的心嘛。”贺龙此时激情高扬,他把五双草鞋,一把叶子烟,驮在马背上,大喊一声:“敬礼!”

贺龙率红四军主力,经金果坪、杨柳池,长途奔袭,占领枝柘坪。枝柘坪,位于清江河畔,与巴东、五峰交界,四面环山,形成一块狭长的盆地。盛产稻谷,有“一枝二磨三榔坪”的美誉。长阳重镇。几十人团防驻守,王炳南率红四军主力一部,枪声一响,团防即溃。

随即,红四军主力挥军指向资丘。资丘,全境位于高山,地形以立体峡谷为主,古长阳人、武落钟离山、天柱山、九湾、巴王洞、神鼠洞,峡谷奇观。东与鸭子口交界,南与五峰相连,西与鱼峡口接壤,北与火烧坪毗邻,地理交通位置优越,曾一度是鄂南商贾物流之地,山水之灵气,造就民风之淳朴且反抗精神极强,清嘉庆年间(1796)在此爆发了以农民林之华、覃士辉、覃家耀为首的白莲教起义。历代统治者视资丘为要塞,军事要地。驻军,地域团防股匪横行猖獗,民不聊生,苦不堪言。

贺龙率红四军游击长阳,是建立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根据地的一大战略抉择,在长阳县党组织的配合下,围歼资丘守敌,攻克资丘。建立了长阳县苏维埃政府。

在长阳都镇湾附近的台子,贺龙主持召开了军事会议,会上长阳党组织向贺龙报告了军事斗争情况:

在红四军游击长阳之前, 5月至7月,根据湘鄂西前委、贺龙的指示,在李勋、陈寿山、陈泽南、李步云等带领下,组建了工农革命武装,长阳县游击队于6月曾攻克县城,杀死县长。7月9日,共产党员李勋,陈泽南、李子骏等率部1000多人,举行‘西湾’起义,组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红六军,李勋任军长。建立苏维埃政府,积极开展武装斗争。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为之震惊,急令宜昌驻军张发奎部旅长黄镇球、团长陈风诏出兵“围剿”。7月,红六军为避敌锋芒,军部决定移师桑植,与湘鄂西前委领导的红四军会师。8月5日,敌陈凤诏团兵分三路突然包围了红六军,红六军三面受敌,一面临水,经过激战,红六军伤亡惨重。参谋长李子骏带领百名战士与敌浴血奋战,为掩护主力部队突围壮烈牺牲。前敌指挥兼军法处长陈泽南、师长向泉山等80余人终因寡不敌众,弹尽被俘,敌人丧心病狂地将陈泽南、向泉山80多人集体枪杀于资丘烟墩台下的石灰窑。李勋率十多人突围到邬阳关,与陈连振部取得联系,组建了红二十八团。9月返回长阳榔坪,被叛徒梅孝达杀害。苏维埃政权,农协会、妇女会、赤卫队等组织几乎被摧毁殆尽。

贺龙听完汇报后,十分肯定了长阳党组织面对强敌,坚持斗争的精神,他指出:“1929年,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,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根据地建设取得了长足的发展,鹤峰、桑植、大庸、慈利、宣恩、利川、建始、巴东、石门、长阳等十几个县,工农革命的武装斗争、农民运动、苏维埃政权的建立、各类群众中组织的建立如火如荼,成为不可阻挡之势,敌人的数次‘围剿’、‘兜剿’,不仅没有剿灭我们,反之,红军越战越强大,蒋介石对湘鄂边的两次‘围剿’被粉碎,说明了什么。说明了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工农革命顺应了民众之大势,革命洪流滚滚向前,不可阻挡。”

湘鄂西前委、审时度势,坦然面对革命道路上的艰难曲折,根据贺龙意见,前委决定成立长阳独立师,由黄超群任师长,李步云任党代表,贺龙还授予黄超群、李步云每人一只手枪,一再强调要用武装保卫发展苏区,坚持长阳的革命斗争。

为恢复长阳苏维埃政权,贺龙迅速派出红四军大部分骨干,配合、协助长阳党组织、长阳独立师,深入到区乡,宣传红军主张,发动群众,激发群众提高革命的积极性,鼓励大家不要被敌人一时之猖獗所吓倒,半过多月时间,长阳区乡苏维埃政权、农协会、妇女会、赤卫队等组织得以恢复,域内的团防股匪灭的灭,逃的逃,一是销声匿迹。广大人民群众无不欢欣鼓舞,群众唱到:“十月里来小阳春,贺龙下令会六军,一路专打坐山虎,一心要救穷苦人。”

前委、贺龙认真分析了游击长阳、五峰的形势,认为长阳形势基本稳定,区乡苏维埃政权工作正常,决定率红四军向五峰方向游击。择地渔洋关为游击区域,渔洋关是贺龙的老码头。 15岁他赶骡子贩茶,来到渔洋关做过生意,做过事,跟当地一个客栈老板叫尹道和的学放排。一次,木排在河中撞上了大岩头,木排撞坏了,尹道和掉进河中,贺龙不顾一切,救了尹道和一命,尹道和感谢他,贺龙说:“靠力气吃饭的人更应相救。”

渔洋关是宜都、长阳、五峰、湖南石门四县交界地,盛产鱼、羊,故得名。元代为阻止土司过境侵扰,保汉疆边民安宁,曾在此设关,是江汉平原通往鄂西山区的“咽喉”要道。

1929年11月21日,红四军主力攻占渔洋关,22日建立了五峰县第一个苏维埃政权——五峰县渔洋关区苏维埃政府。

当敌调兵向五峰进剿时,红四军主力于12月中旬回师鹤峰,并向巴东、建始、恩施、宣恩发展。

红四军返回鹤峰以后,湘鄂西前委决定,在鹤峰县城召开贺桂如、陈宗瑜烈士追悼大会。追悼大会由王炳南主持,陈协平致悼词。贺龙怀着及其沉痛的心情讲了话,他说:“贺桂如、陈宗瑜同志作战勇敢,不怕牺牲,为革命而死,无尚光荣。”同时他号召:“全体同志学习烈士的革命精神,为打垮蒋汪政府,建立工农政权而英勇战斗。”追悼大会激励着红军将士的斗志,坚定了根据地军民在党的领导下武装斗争必胜的信心。

会后,贺龙和前委的同志对陈宗瑜的父亲陈连振、妻子徐满姐表示了亲切的问候,将陈宗瑜烈士的遗体运回邬阳关安葬。

岁月沧桑,曾经的英雄已经长眠于莽莽群山之中,林涛阵阵,山风轻诉,那是人民对革命英雄的永远怀想与深切思念。

与此同时,前委决定成立了红四军第五路军,任命陈连振为五路军总指挥,刘植吾任党代表,陈连福任参谋长,下设四个团:三十八团团长陈总普,三十九团团长覃正军,四十三团团长陈庆光,补充团团长陈增山,共500多人,活动在巴东、建始、鹤峰、长阳边界。

“报告军长!”前去恩施红土溪返回的侦察员报告。

“进来。”随着贺龙的回应声,红一团派的两个侦察战士走进了贺龙的办公室,军长办公的地方实际上就是鹤峰县委、县苏维埃政府大门口旁边的一间杂物间,设备十分简陋,一张吃饭的桌子,一把只有三条腿的椅子,桌子上出了文件,就是地图,奢侈点是多了几匹叶子烟。县委、县苏维埃政府的领导不知多少次要调换他的办公地方,只要一动,就会遭到贺龙的严厉批评,他说:“鹤峰、桑植有一个坏习惯,哪家嫁姑娘,要请娘家的人做后家,这个后家随便可以找婆家的麻烦,搞得婆家下不了台,这个习惯要改,我贺龙是来打仗搞事的,不是来做后家的,做事的地方要那么讲究做么得!”只要贺龙这句话一出口,再也没有人要换他办公的地方。

“军长,12月16日,恩施红土溪团总赵金轩率100多团丁侵入红岩坪、石灰窑、椿木营,掠走耕牛12头,粮食上千斤,掳走药材数担、腊肉、鸡子无数,打伤老百姓几十人。赵金轩扬言说......”报告的战士不做声了。

“赵金轩说什么了?”贺龙追问。

两个战士低着头,口不开,不吱声。

“说什么了,告诉我!”贺龙有点耐不住了。

“军长,赵金轩说......说,要用你和王炳南的脑壳换回耕牛、粮食,还有被他掳走的药材。”一个战士不得已报告说。

“这有什么,只要他赵金轩敢要,我贺龙就把脑壳送给他!搞邪哒,蒋介石、汪精卫那个不想要我的脑壳,向子云几千人,拿几千大洋也没拿走我的脑壳,赵金轩算何物,红土溪具体情况怎样?”

“报告军长,红土溪是恩施的一个小村,人户不是很多,且地理位置独特,东北与建始的景阳河官店交界,西南与鹤峰中营、西北与宣恩椿木营相连,还与恩施新塘毗邻,北与恩施沙地一江之隔,是恩施、建始、鹤峰、宣恩四县交界的商贾中心。赵家几代人为匪,杀人越货,无恶不作,到了赵金轩这一代,耍尽了卑劣下流的手段,男人甩钱铺路,赵金轩的妈、老婆生缠死缠川军的一个旅长,换回了些枪弹。有枪便是王,赵金轩捞了一个团总,手下有了百多人枪,团总部设在红土溪街中心一幢大木房子里,刀枪林立,把守严密。”一个战士一口气把侦察的情况报告完。

“呵呵,就这么多?”贺龙问道。

“报告军长,侦察情况就这么多。”战士回答。

“辛苦了,好好休息,到时候,我们去给赵金轩来一个劁猪匠劁猪,下一句怎么讲?”贺龙故意买了一个关子。

“军长,是不是连卵子一起割掉嘛。”两个战士笑着跑了出去。

1930年1月8日,拂晓。贺龙率红四军主力,疾行60多里,到达中营坪。

中营游击队,事先接到军部命令:配合红四军主力作战,消灭赵金轩,队员们把大刀磨得亮闪闪的,爪子火、三眼铳,装足了火药和铅弹,草鞋系得紧紧的,包谷子炒面备得足足的,摩拳擦掌,只待冲锋,用队员们的话讲,手痒痒的,恨不得用爪子火、三眼铳,一枪把赵金轩搞个红炮子穿胸,刀剁八块。

贺龙、王炳南仔细检查了游击队员的装束,尤其是看到队员把爪子火所用引信放在耳朵壳里,保温防潮,以免开枪哑火,十分赞赏。

“同志们,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西苏区的建立,敌人是不甘心的,赵金轩十恶不赦,蒋介石的国民党反动派几次对鹤峰、桑植重兵围剿,都少不了他赵金轩,红四军主力游击五峰、长阳,赵金轩趁我红四军主力回师鹤峰之际,又一次袭击了中营、椿木营一带,掠走钱粮、耕牛、药材,还扬言要我和王炳南的脑壳换回这些东西。当然,只要是为老百姓,我贺龙和王炳南的脑壳算不了什么,但在敌人面前,我们的脑壳不是一般人可以取走的,同志们,赵金轩要我们的脑壳,可我们也要赵金轩的脑壳,为了湘鄂西根据地的建立,为了苏区人民,为了工农革命的胜利,消灭赵金轩!”

“保卫苏区,消灭赵金轩!”战士们群情振奋。

“同志们,军长讲了,灭掉赵金轩事关重大,战斗中大家既要不怕流血牺牲,英勇奋战,但又要保护好自己,下面我宣布:红一团为主攻部队,中营游击队配合,不惜一切代价,消灭赵金轩!”

“不惜一切代价,消灭赵金轩!”战士们气血昂然,高声呐喊。

“同志们,消灭赵金轩,出发!”贺龙手擎烟斗,把手一挥。

崎岖的山路上,红四军主力、中营游击队300多人,疾行奔驰。一天一夜行军190里,翻越了数座大山,穿过无数的溪流峡谷,于9日凌晨攻进了恩施红土溪。

王炳南指挥红一团分三路包抄,把红土溪小街严严实实围住,手枪队在中营游击队的引导下,顺势而上,直扑赵金轩团总部。

“砰!”一声枪响,划破凌晨的寂静。

“哪里打枪?”赵金轩慌忙掀掉身上的被子,溜下床,手提驳壳枪,惊慌叫喊。

“团总,不晓得是什么队伍,我们被包围了。”一个团丁报告。

“干什么吃的,快叫麻子队长给老子顶住!”赵金轩,慌乱中发号施令。

麻子队长叫谭二拐子,这家伙是赵金轩的帮凶,杀人不眨眼,放火不皱眉,赵金轩都惧他三分。

“团总,麻队长被打死了。”团丁说。

“叫兄弟们死守大门。”赵金轩有点乱了,是哪个家伙敢在太岁头上动土。

枪声四起,地上团丁的死尸横七竖八的,王炳南令号兵吹号,红一团战士们犹如席卷残云,喊杀声震耳欲聋。赵金轩团总部被围得水泄不通。

战斗一开始,中营游击队的队员们,手中的爪子火、三眼铳就没歇息过,“嗵!嗵嗵!”枪响,铅弹迸发,浓浓的枪烟雾团弥漫着赵金轩的团总部,刺鼻的火药味,呛得赵金轩二气不来,他顾不了许多,在几个团丁的簇拥下,从屋内逃了出来。他用手摸了一把脸上的鼻涕泪水,睁开眼睛一看,几百支刀枪对着他。

“你们是何方大爷,敢来为我赵金轩的难,就不怕有朝一日,阴沟的篾片翻身。”赵金轩死到临头,猪脑壳煮烂了还牙腔骨硬。

“赵金轩,我是红四军的王炳南,你不是要贺龙和我的脑壳换回你掠走的钱物吗?今天,我们送上门来,你说,怎么换法。”王炳南厉声问道。

“呵呵!怎么换法,你说了不算,就说你是王炳南,脑壳送上来了,那也换不走,还差贺龙的脑壳。”赵金轩嚎叫。

“赵金轩,我贺龙的脑壳来了!”贺龙从战士中间走了出来。

赵金轩,反复看了看贺龙,说:“你就是贺龙?”

“是,我就是贺龙,我的脑壳你赵金轩哪门个拿法?”贺龙语声不高,且威严入木三分。“赵金轩,你几代人为匪,欺压民众,人世间的恶你都作完了,共产党领导的工农革命,你也敢螳螂挡车,自不量力,谁取谁的脑壳,人民说了算!”

“你贺龙胆子不小啊,胆敢送上们来,我赵金轩且能说话不算话!”赵金轩说完,突然举枪。

“通!通!”两声爪子火枪响,赵金轩胸脯穿了拳头大一个洞,身子略晃动了一下,栽倒在地。

“啊!赵金轩被打死了!”战士们,游击队员们的欢呼声响彻云霄。

战斗进行不到一个小时,赵金轩的团防武装全部被歼,赵金轩被中营游击队员用爪子火击毙,缴获长短枪100多支,没收了他盘剥农民所积存的大量药材、桐油、布匹、粮食等物资。

贺龙、陈协平领导红四军在石灰窑、红土溪一带开展了7天的工农革命宣传,发动群众,建立了苏维埃地方政权。

至此,以鹤峰为中心包括五峰、长阳、桑植、石门等县的湘鄂边苏区形成了。(当时巴东金果坪、建始大荒口、恩施石灰窑、宣恩的椿木营等地区属鹤峰的县苏维埃政权管辖),成为湘鄂西根据地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

Copyright:中共鹤峰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鹤峰县监察委员会,所有内容未经许可,严禁转载或镜像
地址:湖北省鹤峰县容美镇城墙路2号(邮编:445800) 电话:(0718)5282596 传真:(0718)5281948
鄂ICP备 12012955号-4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:鄂新网备0807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:鄂备2013005号 恩公网安备42280002000110号
技术支持:鹤峰网
快捷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