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尼斯app官方_网址-welcome

贺龙在鹤峰之七郎坪整军

发布日期:2018年12月21日    作者:佚名   编辑:纪委宣传部   阅读:

鹤峰是贺龙的第二故乡,是以贺龙为首的湘鄂边苏区的中心地、大本营。鹤峰留下了贺龙许许多多传奇故事,成为一种永不消失的红色基因,在一代又一代鹤峰人民的血脉中流淌、传承。

 

 

作者徐培芝 向端生

1928年6月8日下午,红土坪,谷德桃家门口的一块坪地里,红军战士操练后整理好队形。

贺龙来到队伍前朗声道:

“同志们,当我们革命军遭受敌龙毓仁旅攻击,受到挫折,退至红土坪,本想在红土坪站稳脚跟,队伍得到休整。可敌人不给我们革命军喘息的机会,围追堵截,穷追猛打。在这节骨眼上,狗日的张善卿害怕了,他投敌叛变了,向敌告密,并亲自带着敌人偷袭革命军驻地,使我们革命军又一次遭受重创。张善卿曾是我们革命军的一个连长,日今,不仅叛变了,居然还当上了国民党樵子湾的区长,把持着樵子湾,欺压民众,无恶不作,民众深恶痛绝。樵子湾民众多次找到我们,要我们杀回樵子湾,除掉叛徒,谷大姐也多次请求要处决叛徒张善卿,为邓仁山报仇!大家说,怎么办?”贺龙站在训练场上的一个土坎上,大声向战士们问道。

“杀回洪家关,收复洪家关!”

“处决叛徒张善卿,为邓仁山报仇”!

革命军士气高涨,贺龙意识到,民意大于天,顺民意,事半功倍,革命军在红土坪短暂的休整训练,队伍元气逐步得到恢复,小埠头一战,部队又得到了物资、弹药的补充。处决叛徒张善卿,收复洪家关时机到了。

1928年6月9日,贺龙决定:大姐贺英、徐焕然率领游击队继续在桑植鹤峰边界一带活动,谷德桃领导的自有武装坚守红土坪,或撤至七郎坪,扩大活动区域。

当日,正午时分,贺龙、贺敬斋带领革命军400多人,从红土坪出发,直扑樵子湾 。

樵子湾,是桑植县紧靠湖北鹤峰走马红土坪的一个小镇,小镇傍山而成,人户稀密分布不均,一条小河依山而过,小河对岸攀山而起,是桑植鹤峰分界线,且泾渭分明,山南属湖南桑植,山北是湖北鹤峰域地,大山紧靠相依,悬崖峭壁,林密藤蔓,荒芜偏僻,形成一道天然屏障。樵子湾相距洪家关不到30里。

樵子湾区公所座落在小镇的张家大院,三栋木石结构房屋,成梯型,两旁厢房有序列置,房屋四周麻条石垒成的围墙丈八有余,大门由石柱构成。两只石狮傲立大门两侧,院内多处岗哨,大门外双哨而卫,兵丁移动巡逻交替,可谓森严壁垒。

贺龙带领手枪队,直闯樵子湾区公所。

贺龙手势示意,徐干成等手枪队员扑过去手刃大门两侧双岗哨兵,贺龙等疾步而入,将正在区长办公室内吸食大烟的张善卿活捉。

张善卿面如土色,不敢直视贺龙。

贺龙在樵子湾召开民众大会,公审了张善卿。公布了张善卿罪恶:投机加入革命军,叛变投敌,并亲自领敌偷袭革命军驻地,残忍杀害邓仁山,以背叛革命之耻,换敌之官位为荣,欺压民众,无恶不作。对抗工农革命之大潮,罪大恶极,死有余辜。

在民众的愤怒呐喊声中,贺龙顺民意,兑现了他对死去的人们的承诺,张善卿被处决。

随即,革命军一举收复了洪家关。歼敌百余。

革命军收复洪家关,民心大振。这时贺龙旧部贺炳南、文南甫等率部参加革命军,工农革命军再度激增到1500多人。

此间,中共湘西特委代表陈协平几经周折来到洪家关。自与周逸群失散后,贺龙一直苦于与上级党组织断了联系。因此,对于陈协平的到来,贺龙非常高兴。

陈协平带来了中共湖南省委指示,省委决定将湘西北特委撤销,并入湘西特委;成立中共湘西前敌委员会,领导红军及红军所在地区地方党的工作,前委由贺龙、陈协平、李良耀、贺敬斋、张一鸣等组成,贺龙为书记。

贺龙收复洪家关,“湘西王”陈渠珍有气无处泄,有怒无处发,前些时日,贺龙洪家关闹事,龙毓仁抢先与之打了一个便宜仗,贺龙兵退红土坪。时不月余。贺龙率部直扑樵子湾,处决了张善卿,洪家关又回到他贺龙手中。陈渠珍急与桑植县长岳德威、团防张东轩、陈策勋几个联手,联合向洪家关进攻。恕不知,岳德威、张东轩另有打算,贺龙是龙不是蛇,打了贺龙,结果何如?来了手表面备战,暗地里慌忙中转移浮财。随时准备出逃。

陈策勋一来报仇心切,二来想借打贺龙所部扩大自己的影响,“湘西王”军令所至,陈策勋以为这个差使为晋升之阶,因而,极力撺掇姜文周趁贺龙立足未稳之际抢先动手。

姜文周暗忖自己人多枪好,已经占了优势,再说,连自己向来不看好的龙毓仁尚且在贺龙手里讨个大便宜,更别说自己了。于是,与陈策勋一拍即合,

就在贺龙重占洪家关的当夜,姜文周、陈策勋率部倾巢出动,悄悄摸到洪家关附近,只等天亮袭击。

天将晓,侦察员报告,姜文周、陈策勋杀到的消息时,四周已经是枪声大作,阻击敌人的战斗中,团长李云清不幸中弹牺牲。

贺龙一下又折了员大将,心知仓促迎战已经不利,再要耗下去更是危险,迫不得已,只得率部且战且退,先是退到桑植境内的罗峪,然后退到鹤峰境内的七郎坪,全军不足900人。

七郎坪,相邻堰垭。是谷德桃大哥谷德前的住地。贺龙就住在谷德前家,谷德前也是贺龙青年时代的朋友,早在1917年,谷德前以及邓仁山、马玉堂等就跟着贺龙攻打白竹坪团防。不久前,革命军撤至红土坪,邓仁山牺牲以后,谷德桃即带领少数武装住在大哥谷德前家,并在七郎坪一带继续坚持活动,有一定的影响和群众基础。

贺龙撤回七郎坪,就是基于这一基础。部队有了喘息的机会。

就在陈协平到来的不多时日,中共湘鄂两省党组织,又陆续向革命军派来了一些领导骨干。贺龙深受鼓舞。

临澧县委书记汪毅夫、慈利县委书记邓侠清、湘西特委委员张一鸣、曾参加南昌起义的第二十军的团长刘达五、罗统一、黄埔第一期毕业、曾任北伐军第二军政治部秘书、湖南省军委主席的黄鳌等来到七郎坪,他们的到来,给了贺龙有力的支持,对革命军和根据地的发展和建设起了重要作用。

这些天,贺龙和汪毅夫、邓侠清、张一鸣、刘达五、罗统一、黄鳌促膝交谈,了解外面的信息,了解全国和湘鄂两省的革命斗争情况,

贺龙向他们讲述了革命军成立不到半年所遭受的挫折,队伍的状况、桑鹤两县党组织的建立和活动情况。他说:“在与上级党组织断了联系,就像折了翅膀的鸟一样,你们来得太及时了。”

贺龙、贺敬斋、王炳南,分头带领汪毅夫、邓侠清、张一鸣、刘达五、罗统一、黄鳌等深入到革命军队伍中,了解党的组织和党员分布情况,和战士们促膝谈心,总结教训,为稳定队伍起到了很好的作用。

1928年8月1日,正是南昌暴动一周年的日子,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,湘西前敌委员会在七郎坪举行了南昌暴动一周年纪念大会。纪念大会上,贺龙发表了讲话,贺龙在会上宣布:工农革命军正式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。贺龙任军长,黄鳌任参谋长,陈协平任秘书长,贺敬斋任师长,张一鸣任师党代表,王炳南任第一大队长,滕树云任第二大队长,贺炳南、刘玉阶、贺沛卿、王湘泉等为支队长。此外,还任命朱炳章为特务连连长,汪毅夫任宣传队长。

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的成立,部队情绪高昂。湘西前敌委员会因势利导,决定整军。

经过十来天的酝酿,7月中旬,前委开会就整军进行动员。贺龙说:“针对部队内部成分十分复杂,思想混乱,有的人不服从命令,不敢与敌人打硬仗,怕消耗,对敌正规军畏惧;不少人因本人和家庭利益而抵制土地革命政策,少数带兵官长甚至存在着拉队伍当山大王的思想,这种思想要不得。所以,前委决定:整军”。

以此,贺龙的讲话,前委一致赞同,并决定对部队三个方面的整军活动:一,在部队中加强党的组织建设,吸收士兵进步分子入党,改造旧部队,加紧对下级干部和战士的政治教育、军事训练;二、进行土地革命和建立苏维埃政权的宣传;三、准备东进,扩大游击战争。

在组织宣传队,向群众宣传土地革命的问题上,大多数前委支持赞同,贺敬斋坚决持反对的态度,理由是“树大招风”,他认为:“部队目前立足未稳,虚张声势地搞宣传无异于自找麻烦”。他还批评部队行动中沿途贴标语,呼口号的做法是“自我暴露行踪,引导敌人来攻”。

贺龙在冷静分析形势,权衡利弊之后,果断决定:“宣传还是要搞的,红军就要像红军的气派,不发动群众还叫什么红军,我们不当山大王”。

如此一来,贺敬斋就不好再说什么了。宣传队在陈协平、李良耀等人的指导下生气蓬勃地活动起来:贴标语、教唱革命歌曲等等,到处都是热气腾腾的景象。同时扩大土地革命和苏维埃政权的区域宣传,发动广大的农民起来斗争。

整军中,前委决定加紧训练干部和士兵,吸收进步士兵为党的中坚分子,发展了士兵党员40人,大队以上均设党代表。党组织,党员作用,在各大队、支队、特务连,战士中发挥着巨大影响作用。而且又有不少青年农民参军,部队又恢复到1500多人。

彻底改造部队。在对旧部队的改造上,因习惯势力相当顽固,遇到很大的障碍,贺龙洞察一切,旧军队官长特权意识抵制改造旧部队,有些下级军官公开抗拒。前委成员贺敬斋因在组织宣传队和向群众宣传土地革命的问题上,受到贺龙同志和前委的反对和批评,顺应了前委和贺龙的决定,但在对旧部队的改造这项工作认识不足,对不愿意接受改造的部下,不仅不予批评教育,反而有所助长;他主张到外面去打土豪,不要在自己家门口打土豪。贺龙等前委同志认为,打土豪不能分地区,哪里有土豪就在哪里打,针对贺敬斋的错误,前委根据贺龙的建议,立即召开前委会议,会上,贺龙对贺敬斋的错误认识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。

贺龙在特委会上说:“对旧军队的改造,是前委的决定,你是共产党员,又是前委委员,执行前委决定是我们每个党员,前委委员不可推卸的责任,革命军第四军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,绝不允许个人背离前委决定,另搞一套,你虽是我的堂弟,我警告你,这样下去是相当危险的,前两次挫败的教训你应该明白,我贺龙说话他们能听,周逸群和你的指挥有的军官就是不听,这就是旧军队官长为王,各自为大,不服从统一指挥,枪一响,队伍就垮,旧军队祸害革命还少吗?彻底改造旧军队关系到我们革命军第四军的生死存亡”。

贺龙的话在前委、在各大队、支队干部中引起强烈震动,大家纷纷表示,旧军队的改造事关重大,势在必行,并支持贺龙和前委对旧军队改造工作的进行。

贺敬斋在前委和贺龙的批评教育下,逐步认识到自己的行为错误,接受了前委对他党内警告处分。

整军后,前委又在各大队、支队、特务连进行了部队纪律的学习,教育。肃整部队松散作风。

当时,革命军中有个战士叫刘武,鹤峰梅坪人,参加革命军后,为了报仇,谎报情况,煽动两个班长同他一路将不是土豪的汪德奎等四人当作土豪杀了。贺龙经过调查,证实刘武是以公报私仇,便召开全军大会,宣布刘武的罪行,并将他处死。

整军后,贺龙领导的革命军第四军面貌一新,初步具备了正规红军的特征。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的建立和整军,就如平地卷起一阵蓄势待发的狂飙,开始迅速积蓄纵横湘鄂大地工农革命的威力。

1928年8月5日,按照两湖省委的指示,贺龙率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主力1500多人,从湖北鹤峰的七郎坪出发、经桑植的龙潭坪东进,策应石门南乡暴动。

Copyright:中共鹤峰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鹤峰县监察委员会,所有内容未经许可,严禁转载或镜像
地址:湖北省鹤峰县容美镇城墙路2号(邮编:445800) 电话:(0718)5282596 传真:(0718)5281948
鄂ICP备 12012955号-4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:鄂新网备0807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:鄂备2013005号 恩公网安备42280002000110号
技术支持:鹤峰网
快捷导航